近日,由中国登山运动管理中心主办,成都25小时健身俱乐部协办的昨天举行的四川“体动力”杯攀岩精英赛在体博会现场上演,开幕式上,主办方、组委会以及支持商讲述了关于此次活动的举办意义,并倡导宣传健康运动、用动力挑战自我的新主张!

  2006年8月5日和8月6日,由北京凯图巅峰户外运动有限公司主办,宁波登天氟材有限公司,成都生存者户外和北京奥维康经贸有限公司(体动力)承办,刃脊探险协办的“DMM攀岩精英赛成都分站赛”在位于成都熊猫广场的刃脊攀岩场举办。

上周五,“凤凰光学”杯中国三清山攀岩探险挑战赛在江西上饶三清山风景名胜区开赛,一场户外运动的高手角逐在崇山峻岭间展开……
  [b]巅峰对决[/b]
  11日的三清山是充满动感的,2003年首届中国三清山攀岩探险挑战赛、中国驴友峰会暨越野挑战赛在此举行,本次赛会吸引了北大山鹰社、凌鹰户外、北京三夫户外等数十支国内顶级户外、山地运动俱乐部参赛,运动员在负重登山、高山栈道自行车及先锋攀岩三个项目中展开巅峰对决。
  当天上午进行的是负重登山和高山栈道自行车比赛。早晨九点多钟,随着一声枪响,二十多位运动员各背行囊(男子10公斤,女子5公斤)开始登山。行进的路程是从海拔500米处至1800米,全程达8公里。尽管赛道长且天气热,但运动员在平时训练中打下了扎实基础,因此所有选手都完成了比赛,最快者仅耗时1小时37分15秒。
  随后进行的高山栈道自行车更为惊险,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最宽路面仅为2米。在这样的栈道上骑行,除了过硬车技,还必须有良好的心理素质。
  最精彩的对决是下午天门群峰上的攀岩比赛,岩壁高度80米,平均角度为75度。路线分为三段,男女搭配攀登到顶点后做下降表演。结果来自北京利峰的赵凯和张清以49分21秒的成绩夺冠。
  据本次比赛总裁判长、中国登山协会户外运动部教练邢立明介绍,所有比赛项目都是根据三清山独特的地理特征而确定的。尤其是高山栈道自行车赛更属国内首次,队员们赛后都认为新鲜、刺激,充满挑战性。随着户外运动的普及,这样的挑战赛将会越来越多。
  [b]自虐女孩[/b]
  当你因体力不支而在陡峭山路上大口喘气歇息时,猛然看见后面一位靓丽女孩背着足有一米高的登山包却依然一步一脚印稳稳前行,你一定会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也不例外。
  见到曹海燕是在她来报到的第一天,她和同伴各自背着行囊拾级而上,除了满脸的汗水,看不出任何疲惫。“习惯了,有时我们背着包要爬上两、三天呢。”
  曹海燕是南京人,现在上海通用磨坊食品公司工作,也因此有个很有意思的网名———压缩饼干。“活动中我们都是以网名相称,这样彼此更轻松些。”
  曹海燕的户外缘起源于2001年5月的北京行。“那次我去北京找朋友,没想他们一帮志趣相同的人正准备去神农架。在他们的盛情邀请下,我也就加盟了。”第一次活动,尽管体力方面存在问题,还在途中感冒了,但户外运动的魅力深深感染了她,“平时工作压力大,到户外能得到很好的释放。”
  回到上海后,海燕加盟了上海游牧人户外运动俱乐部,开始了不定期的游牧生活。除了平时跑步等体能训练,周边的天目山、龙王山、清凉峰等处都留下了他们的脚印,去年1月,还组织去了太白山。
  一个女孩子参加这样的自虐是否太辛苦?海燕说,“活动如同看书,当你阅读一本书时,你会有个目标,希望达到什么目的。活动也一样,每次活动都是对自己体力和意志力的挑战。”
  本次比赛海燕参加了负重登山并取得了第七名,对此她淡淡地说,“我是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完成全程而参赛的,成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参与了。”
  [b]山鹰振翅[/b]
  在所有参赛队伍中,成立于1989年的北大山鹰社无疑是最让人关注的。它是国内最有实力的民间登山团体,其“存鹰之心于高远,取鹰之志于凌云”的社团精神更感染了无数人。
  “这次比赛,我们北大山鹰社共来了五名队员,分别参加负重登山、高山栈道自行车和攀岩三个项目,我参加的是自行车角逐。”山鹰社秘书长陈宏向记者介绍,社团成立以来,一直以走向自然、征服自我为宗旨,发扬青年人不畏艰难、勇于进取、追求卓越的精神,开展包括登山、远足、攀岩、探洞等各种形式的活动。“自山难事件发生后,社团进行了反思与定位,山鹰社应该是以登山为载体的学生社团,把安全放在第一位,不走竞技之路。虽说运动中难免有危险,但应尽可能把它降到最低。目前同学们中并没有大的波动,对于社团的活动出勤率依旧很高。”
  “社团每周的二、四晚上都要在体育馆进行跑圈、俯卧撑等体能训练,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到郊外进行攀岩、野营、探险等活动。每个秋季学期结束时,要选择一处冰雪世界,如黑龙潭、桃源仙谷进行雪山的模拟训练。”
  为了备战本次越野挑战赛,从八月份起五名队员就进行了强化训练。虽然自己参加的高山栈道自行车没法模拟训练,但陈宏到公路上训练了无数遍。
  对于登山,陈宏的体会是很多任务一个人无法完成,只有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才能成功,这让人更冷静地看待一切。“一位山鹰社的兄长说,登山是关于成长与爱,登山是关于生命与自由,在登山中,我们逐渐成长。”
  [b]绝壁夫妻[/b]
  攀岩的起源,曾有个美丽的爱情故事:在欧洲阿尔卑斯山区悬崖峭壁的绝顶上,生长着一种珍奇的高山玫瑰。相传只要拥有这种玫瑰,就能获得美满的爱情。于是,勇敢的小伙子便争相攀岩,摘取花朵献给心爱的人。
  而在现实生活中,也有这么一对幸运儿,因为攀岩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并继续过着关于攀岩的幸福生活。他们就是来自北京利峰攀岩材料有限公司的赵凯与张清。
  在攀岩比赛现场,记者看到了穿着参赛服装的赵凯与张清,他们正在做赛前准备。在本次攀岩选手中,他们也是惟一一对夫妻。
  “其实,两人同时上场比赛的机会相当少,因为攀岩比赛基本都是孤军作战的。”女队员张清纠正着记者的错误推断。
  “我们俩的结识缘于攀岩。”张清回忆起1993年发生的事。那时她和赵凯都是北大学生,张清学经济,而赵凯学物理。虽然专业有所不同,但共同的兴趣却把他们拉在了一起。“赵凯是山鹰社的第一任攀岩队长,而我则对攀岩非常感兴趣,于是就受到他的启蒙教育。”随着攀岩技术的一天天提高,两人的感情也越来越深,五年前的一天,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兴趣相同的两人的日子是幸福的。除了工作,业余时间两人就去攀岩。“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想我称得上属于攀岩方面的半专业选手了。”赵凯毕业后曾在中国登山协会工作过,现从事于一家人工攀岩墙材料公司。“我俩没什么别的运动爱好,只要一有时间就去中国登山协会的基地训练。”而每次训练夫妻俩都非常认真,探讨不同动作,掌握新的技巧。夫妻俩每年都会参加各种攀岩比赛,张清获得过全国冠军、亚洲锦标赛第三,赵凯获得过全国第五名。
  当然,为了攀岩两人放弃了很多。两位都是北大高材生,尤其赵凯还是留美研究生。但为了有更多时间进行攀岩,他俩放弃了条件更好的单位,而从事与攀岩有关的工作。
  “其实攀岩是项很好的运动,每次攀登都是对自我极限的挑战。参加比赛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我们希望通过比赛推广这项运动,让更多人感受它带来的快乐。”
  [b]动感花絮[/b]
  人人都参赛 由于本次比赛设在海拔一千多米的山上,而运动员和记者却分散在山上及山下的各个山庄,于是为了采访,记者们必须上上下下来回奔波。几趟下来,人人步伐沉重,且见了楼梯就害怕。一位老记调侃:“这里个个都是运动员。”
  风光无限好 三清山素有“天下第一仙山”之美誉,美妙风光让人留连,这其中“受害”最深的无疑是那些摄影记者,因为除了跟踪赛事,每天还额外多了拍日出、拍晚霞的任务,难怪他们个个喊累。

  记者在现场看到,将近10m高的“悬崖”已经难倒了很多选手,相比昨天的选拔赛,今天可谓气势更高,相信我们的选手都会奋力一博,亮相的选手均是年青大学生,他们对冒险运动充满激情,充满挑战。

  参加选手来自成都本地、重庆、新加坡、法国等。成都众多的新闻媒体,成都电视台
、四川电视台、成都商报、华西都市报、天府早报、成都晚报、《快一周》、《新潮》等,到达现场进行实况报道。

  一名男生在攀岩不到2M就失控掉了下来输掉比赛。

www.649net 1
清晨布置妥当的赛场,等待着你的到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