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友”所去的大小方钱山,因为有龙头、龙潭等美景,在这个“五一”假期,吸引很多游客前来游玩,不过由于地势险要,两年前也发生过“驴友”遇难的意外。

  一位村民提醒说,从陶溪到瓯海岷岗,还有一条下山路,就在潘桥镇丁岙村附近,不过要危险很多,平时村民都不大敢走。

8月26日凌晨1点6分,永嘉警方接到该户外俱乐部报警,温州市、永嘉县两级公安机关高度重视,温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罗杰凌晨作出指示:全力查找营救,市局无人机支援。永嘉县公安局主要领导坐镇指挥,先后组织岩坦派出所、公安特警、消防、当地党委政府、民间救援队等百余人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开展搜救。

  尽管“驴友”们最后平安回来,但安全警钟又一次在越来越壮大的“驴友”队伍中敲响。

  昨天凌晨1时,搜救小组在黑乎乎的山路上遇到了一名湿漉漉的男子。他激动地扑了上来,但随即滑倒在地。他正是被困驴友团派出的“探路者”,整个团队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在温州市公安局无人机的支援下,8月26日上午9时21分许,救援人员成功在岩坦镇潘坑村找到失联人员;11时20分,24人全部转移至安全区域。

  到下午5点半,姚女士还不见同伴回来。她打电话,没有信号;四处张望,也不见人影。她只能继续等,但等到晚上7点,依旧不见同伴。

  大雨滂沱,不少山路已被冲毁,夜间搜救难度陡增不少。

“我抱着孩子一夜,深怕他着凉感冒出现身体不适。”唐先生的妻子表示,今后不会再让孩子参与深山探险穿越。

  这么多熟悉地形的村民出去都没能找到“驴友”们,陈春荣决定报警。5月6日凌晨1点04分,龙宫村的报警电话打到深甽派出所。

  小婧说,前天下午4点多,她就发现情况不太妙了,“好像大家总在深山里兜圈子,怎么都走不出去,当时我就想报警了,但很多人不同意。”

救援人员带领被困“驴友”转移 永嘉警方提供 摄

  提起这次遇险的经历,家住江北的姚女士至今心有余悸。5月5日,她和其他15位“驴友”一起出发,开着4辆私家车,从宁波驱车来到宁海深甽镇龙宫村。

  这次救援前,民警们先监测了手机信号,最终确定大队驴友被困于岷岗、金堡附近。

“失联后,我们24个人都围坐在一起,生火取暖,里面有老人和小孩,我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确保整个团队的安全,此时安全比一切都重要”。黄先生一再说道。

  14个村民穿上雨衣,打着手电筒,沿着“驴友”可能行走的山路,很快就消失在蒙蒙雨雾中。

  潘桥派出所副所长潘新参与了前期搜救,昨天他告诉记者,大家回到办公室后,刚换下湿透的衣服,喝了点姜茶把身体弄暖,电话却再次响起。

图片 1

  看见搜救队,这15名体力透支、接近崩溃边缘、只靠精神支撑的“驴友”再也支持不住,不少人失声痛哭。昨天,姚女士的妹妹、15名迷路“驴友”之一的小姚女士,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经历的惊险16小时。

  搜救小组立即决定,对岷岗山附近所有山头,全部进行搜索。

图片 2

  当天下午2点左右,“驴友”们从龙宫村出发沿着溪流步行向深山进发。因为姚女士没有穿旅游鞋,不能登山,一个人留在村里,说好下午5点半在村里集合回宁波。

  昨天,驴友小婧向记者回忆这一路坎坷时,颇感委屈。

据悉,“驴友”们在前往暨家寨的必经之路、当地人称“周坑口”处时,遇到山洪暴发,水势上涨,无法淌水继续前行。领队当即决定改道,并选择一处地势较高、山洪无法漫及处抱团停歇,等待救援。由于山间没有信号,被困后24人无法与外界联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6个小时后,14个村民浑身泥水、疲惫不堪地从山里回来,说他们分散着走了十几里山路,找遍了可能去的景点,一路还不停地大声喊叫,但依旧不见那15个人的影踪。

  20个小时后大部队顺利脱险

据该地村民介绍,暨家寨路线山高林密,瀑多谷深,人迹罕至,岔口众多,虽然没有非常有名的景点,但是对“驴友”有着很大的吸引力。村民还表示,这条路对于路况不熟的“驴友”很容易迷路,之前永嘉警方曾多次在此组织救援。

  次日凌晨4点,稍微恢复了一点气力的“驴友”们,再次鼓起勇气,借着发亮的天光,摸索着在山林中寻找出山之路。两个小时后,在跟外界失去联系16小时后,“驴友”们再次听到了15个人以外的声音。

  到了水库附近,却没有发现驴友的踪影。双方电话联系后发现,各自描述的眼前景象,根本不是一处。

浙江境内从仙居到永嘉一带的大山风景秀美,吸引了24名上海“驴友”于日前慕名登山穿越。然而,在深山中穿越过程中,暴雨连至导致山洪爆发,该登山团队全员失联被困深山。接到警情后,永嘉警方连夜组织100余人,动用无人机通宵全力搜救,8小时后成功找到失联人员,24名被困人员全部安全转移。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离约定集合的时间越来越久,在宁海龙宫村等待的“驴友”(指参加自助旅游者)姚女士心急如焚,当天下午,与她同行的15人深入山林,一直没有出现。5月5日,宁波“东方热线论坛”的“驴友”自助游活动时,发生了意外。

  4月20日上午9时多,由58名驴友组成的“激情穿越——卧龙峡、岷岗穿越”活动团,从瑞安陶溪进山了。

由于当时雨势较大、视线模糊、山路崎岖、水流湍急,给深夜救援增加了危险,民警先遣队在茂密丛林中摸爬前行,不时有人滑倒。“凌晨光线暗,又下暴雨,救援有危险是肯定的,但是一想到24名被困人员,这些危险对于我们都不算什么,因为我们在跟时间赛跑。”先遣队员说。

  到了5日傍晚6点多,天要黑的时候,大家意识到已经迷路了,开始慌张起来。小姚女士介绍,手机没有信号,没有雨衣、没有手电筒、没有其他必备的救生物品。在越来越黑、危险遍地的深山中,两个小孩开始啼哭,被大雨完全淋湿的“驴友”们,几乎就要被绝望击倒。

  凌晨3时,由50多名民警组成的搜救小组,在游泳“突围”的驴友领队带领下,终于找到了这支迷路的大部队。

“看到你们,我终于可以放松了。”带着妻子和12岁的儿子一同参与深山穿越的唐先生看到救援人员的到来感叹道。眼看暑期就要结束,一直想锻炼一下孩子意志力的唐某得知团队有登山探险的路线,和妻子商量之后,把此次探险当做锻炼儿子的一趟旅行。

相关文章